本文归集频道栏目及路径访问: 首页 > 5G6G > 硬核技术

SpaceX投资人之一张璐:马斯克SpaceX团队和董事会做的都很好

林志佳 ☉ 文 来源:钛媒体 2020-06-04 @ 哈希力量严选

【哈希力量划重点:十几年前SpaceX开始准备做火箭的时候,当时在材料的选择层面,就有非常先进的想法(龙飞船采用最高级的碳纤维材质和阿尔坎塔拉面料),他说这个材料在火星的大气层会比较稳定,当时就非常打动我。】

上周日,美国SpaceX完成了该公司有史以来最重要,最具有历史意义的发射任务——首次利用载人龙飞船成功将两位NASA宇航员送到空间站。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而在今天(6月4日)上午9点25分,SpaceX又成功完成了猎鹰9号(Falcon 9)运载火箭的第八次卫星发射任务,搭载的60颗Starlink(星链)卫星成功部署在太空轨道上。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一周内连续两次成功完成发射任务,让世人激动、兴奋。正如美国NASA局长吉姆·布莱登斯汀(Jim Bridenstine)所说:这开启了人类航天的新时代。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实际上,在SpaceX这家伟大公司的背后,除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位灵魂人物之外,还有许许多多幕后的工程师、管理层、投资人的辛苦付出。众人的共同努力是造就今天SpaceX成功的原因之一。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过去几年,大家看到过很多关于马斯克的最新动向和相关内容,但对于SpaceX公司本身是如何运作的,公司投资人又是如何评价马斯克和SpaceX这家公司的,一直不为外界所知。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近日,钛媒体有幸与SpaceX投资人、硅谷Fusion Fund的创始合伙人张璐进行了专访交流。张璐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2015年,她成立了自己的基金Fusion Fund。该基金公司总部位于硅谷,主要专注于深科技领域,以及医疗行业的中早期投资,投资的公司已有多家成功上市或被并购。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硅谷投资人张璐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谈埃隆马斯克和SpaceX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2002年,马斯克创办SpaceX的时候曾定下目标:降低太空运输的成本,并进行火星殖民。当时,几乎没人相信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初创公司,更别说公司的创始人又是一个敢随便夸下海口的“疯子”。如今,马斯克离梦想越来越近。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Fusion Fund在几年前就对还在处于增长期的SpaceX进行了投资,张璐对SpaceX和马斯克也非常了解,在这次专访对话中,她向我们透露了一些SpaceX背后的故事。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对钛媒体表示,尽管SpaceX身上有很强的“Elon Musk”个性标签,但马斯克只在SpaceX技术开发、公司产品战略层面上有很大的话语权和主导权,而公司本身的运作,是由背后团队所共同努力营造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她强调,SpaceX团队整体能力非常强大。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对SpaceX公司过去几年发展的评价,张璐认为,由于商业航天是一个高风险领域,SpaceX公司的成长过程,是伴随着整个行业变化而形成的。SpaceX在早期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时刻,包括马斯克本人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做,但尽管有失败,这一切最后都挺了过去,确实不易。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关于马斯克,张璐一直认为,他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公司CEO,但是一个真正的梦想家。他能付出行动,他能真正的实践梦想。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谈行业与资本的关系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谈到整个商业航天行业,作为投资人,张璐认为,判断一家好的公司,除了技术、产品等等,更重要的是,要看优秀的人都在哪里聚集,领导者如何去使用和赋能人才。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优秀人才的聚集、技术的不断创新,都是SpaceX能够如此成功的主要原因。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Starlink的竞争对手OneWeb面临倒闭时,张璐表示,OneWeb倒闭的主要原因,还是资本和内部运营的问题,包括软银不再继续投资导致资金链断裂。同时她强调,资本只是公司发展的催化剂,不能说公司只靠资本的钱才能勉勉强强活下去,这个是一个错误的商业发展方式。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谈中美商业航天差距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在谈到SpaceX和中国商业航天公司之间的差距时,张璐认为,美国属于最早把航天工业开放给民间的国家,更加放手的去让创新科技公司进入市场。但中国的商业航天市场,更多的是承担“绿叶”角色,既需要去依托于国家的力量,又必须运用民营企业的灵活性去做很多创新性探索。这是两种不同的处理方案。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表示,中国的商业航天市场仍然有非常巨大的前景或潜力,相信未来中国会出现很多非常优秀的商业航天企业。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哈希力量原创插图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以下是专访实录,钛媒体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进行了整理: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据官方披露,SpaceX的投资人团队包括谷歌和富达(Fidelity)在内的七八家公司。目前SpaceX公司里的投资人团队是如何构成的?是Elon Musk(以下称马斯克)本人去主导一切?还是共同组成董事会,每次遇到大的事情一起交流沟通?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SpaceX公司是有董事会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事实上,虽然SpaceX身上有很强的“Elon Musk”个性标签,他对公司技术开发、公司产品战略上面有很大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但是,SpaceX公司本身运营各方面不是马斯克来主导的,而是背后团队来运作公司整体流程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我知道,很多人一聊起SpaceX,讲的就会是马斯克。但这个公司之所以能够成就这么多伟大的事情,是因为他背后有非常杰出优秀的团队,无论是从董事会层面,还是从SpaceX管理层来说,团队整体能力非常强。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商业航天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与传统航天存在很大的不同,商业航天不是简单的将产品推向商业市场,而是采用全新模式重构商业要素和商业模式。因此,无论是在公司内部的这种管理,还是在财务层面上的成本控制等等,SpaceX背后的团队和董事会,做的都很好。比如SpaceX在2019年初就已经有了利润,这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是非常难得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马斯克是一个有点爱搞怪、比较喜欢跳跃式思考的人,他和投资人的沟通机制是怎样的?您如何评价马斯克这个人?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一旦我们作为投资人的话,会在投资人会议上见到他。马斯克会和工程师,还有公司管理层同事,一块进行一个沟通,比如讲解一下新的技术发展、SpaceX新的计划等等。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确实,像你讲的那样,马斯克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其实我对他评价,他不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上市公司CEO,但他确实是一个的Dreamer,上次我参加SpaceX公司投资人会议时,在聊到技术、聊到他们的核心创新部分,他是高度兴奋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比如他提到说,十几年前SpaceX开始准备做火箭的时候,当时在材料的选择层面,就有非常先进的想法(龙飞船采用最高级的碳纤维材质和阿尔坎塔拉面料),他说这个材料在火星的大气层会比较稳定,当时就非常打动我。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马斯克的目标很明确,所以我认为马斯克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梦想家,他能付出行动。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在过去几年发展过程中,SpaceX公司也存在一些波折,比如2006年猎鹰1号火箭三次试射全部爆炸,SpaceX处于濒临破产边缘,到后来NASA雪中送炭让公司活了下来。您作为投资人,是如何看待SpaceX和马斯克过去几年成长历程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由于商业航天就是一个风险高的产业,其实看SpaceX公司的成长过程,是伴随着整个商业航天行业变化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确实在早期,SpaceX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时刻。从马斯克本身来说,他也是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做,尽管有失败,但最终挺过去了,确实不容易。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如今来回顾SpaceX的成功,我认为和背后非常强大的团队是分不开的。很多人都是相信SpaceX的愿景,所以愿意放弃其他科技公司更好的待遇来加入。人才的聚集、资本的聚集,还有马斯克本身对于火星梦想的坚持,最终获得了今天这般成就。而我对SpaceX未来愿景和发展,也是十分看好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可能再多讲一点的话,我觉得在硅谷这边,本身我也做过公司,也在公司收购后再做投资,对创业者和投资人领域都非常熟悉,所以我认为,判断一家好的公司,除了技术、产品等等,更重要的是,要看优秀的人都在哪里聚集,领导者如何去使用和赋能人才,优秀的人才并不只是单纯被公司的财务回报而被吸引过去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我们很相信这样一句话,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所以有很大愿景的同时,有巨大商业价值的公司,就更加容易吸引到非常最优质的人才,并最终获得成功。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不管是星链计划,还是发射载人龙飞船,SpaceX做的生意,其实都要耗费大量时间、经历和金钱去做研发与投入,您作为投资人,是如何平衡“我想要短期回报”,和“我要看长远利益”这两个想法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首先,我觉得大家要对投资行业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就是像我们一样做中早期投资,需要有一个预期,包括我们基金的很多投资人,都是典型的美国机构投资方,大家都习惯于做相对长线的投资,对回报的周期也有合理的预期。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早期投资虽然投资周期相对晚期很长,但回报会更高,而不是短平快类型的投资。如果想要短平快的收益的话,就会直接去做一些中晚期的投资,或者去投PE。所以首先预期层面,投资机构都有这个共识,和基金的合作也就很顺畅。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另外,我们作为这样的一个专注早期的基金,在内部也会做很多战略层面上的一个平衡。在投资高风险和高回报项目的同时,也会兼顾有些项目短期、稳健一些回报的项目。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以Fusion Fund基金举例,我们可能有15%左右的项目,是投资一些前沿科技,比如非常前沿,非常有变革性的技术和公司,但它退出周期相对会长一些。而我们有85%的资本去投资一些稳健型公司,比如to B模式的企业,或者是医疗领域公司,我们很容易去预期和评估,到底它的潜在风险在哪里,和未来预期的退出以及回报。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因为我们主要投的是科技创新企业,所以大部分这样的公司会最终发生并购案,通过收并购退出,我们去年有两家公司都是被上市公司收购后给投资人带来非常可观的回报,这可能是硅谷的一个特点,收并购市场很活跃,也有很高的收购价格,给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提供了更多样的退出渠道。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考虑整体灵活性,我们可能希望这个公司走的更长远,等市场成熟时间,因此长一些钓大鱼,并购价值更高。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所以,我们投资的核心理念,基本就是,既要行业专注,又要平衡投资策略,在资本分配层面上兼顾风险控制和最大化优势,实现最大化收益。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有人认为,在08年金融海啸之后,美国投资界看项目要比中国谨慎、稳健,您作为硅谷投资人有这种感受吗?您认为中美投资有哪些区别?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其实美国的VC也不是都追求稳健型投资,10年至15年,还是有很多基金,投资风格是偏向更加的Aggressive,也就是非常激进的,这种一定是有的,也会又(此处应为“有”——哈希力量校准)投资人喜欢追热点。但是,硅谷有一个好处,就是VC的多样性,不同VC,他们看到的领域也是不同的,风格也不同,背景也多样,有些VC比较稳健,有些VC专注投商业模式创新,有些VC可能专注投资技术领域,可能只是在某一个时间段某一类会稍微多一点,但不会大家都只投一个方向,这个多样性很重要,才是一个健康的生态。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硅谷做得好的投资机构都有自己独立的投资逻辑和投资方法论,不会去追热点。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以Fusion Fund为例,我是2015年创立的Fusion Fund,从一开始我们的投资领域专注就是深科技和医疗,当时很多中早期的基金都不愿意投这个领域,因为当时觉得商业模式创新比较火热,比较“轻”,而且深科技和医疗领域的创新相对会更“重”一些。但我们比较坚持自己的行业专注,比如VR、加密货币等市场上的热点,我们都没有投。而且,不仅我们这样做,有一批专注科技的VC也是一样,大家还是希望有更强的独立思考和趋势判断。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硅谷也有一些记者和投资人,叫我们智库型投资人,因为我们花时间做很多深入的行业调研,去不断跟踪行业技术变化,然后通过我们对行业的全面分析,然后再去找行业里面机会在哪,时机在哪,因为很多时候不只是技术的成熟,更多的是技术能成熟到市场应用的时机也很重要。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同时,我们不仅在看技术看市场看趋势,还要去和很多大的企业去进行沟通,了解行业一手信息,做一些行业变化趋势判断。简单来说,就是先修炼内功,再去看项目。所以我们在看一个方向时,内部已经有一个调研后的对行业的深入认识,机会,问题,主要玩家,技术方案,上下游怎么样,这个时候再和创始人公司去聊,效率也会更高。这对于我们自己本身投资决策的质量和速度,有非常重要的帮助。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因此,在硅谷你能够看到,大家不会一窝蜂的都去投一个方向,都还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多样性领域选择。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近期,海外也出现了一些商业航天企业倒闭的现象。您在硅谷,是如何看待在倒闭边缘的商业航天公司?您作为投资人的角度来看,SpaceX是否还存在一些竞争对手?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我注意到,现在主要有三家比较大的商业航天公司,马斯克的SpaceX,贝索斯投资的蓝色起源,以及维珍。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其实OneWeb的技术和产品都是非常不错的,他倒闭的主要原因,还是资本和内部运营的问题,包括软银不再继续投资导致资金链断裂。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VC资本的核心是公司发展的催化剂。本来一家创业公司,要达到几十亿美金的市值需要很长时间,现在有了VC的话,公司要达到这个市值可以缩短到8年10年。但我要强调,资本也只是催化剂,不能说公司只能靠着VC资本的钱才能勉勉强强活下去,这个是一个错误的商业发展方式。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从整个航天行业来讲,最后不可能说是很多玩家瓜分市场,赛道越来越窄,只有几个大的玩家来一起做这个市场,这样才能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应用。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钛媒体:实际上,近几年中国的商业航天公司也在不断成长,但离SpaceX还一定差距。您认为,目前SpaceX和中国商业航天公司之间,差距点具体在哪里?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的商业航天发展前景的?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璐:美国属于最早把航天工业开放给民间的国家,更加放手的去让马斯克等创新公司进入市场。民营企业创新,无论从创新速度,还是资本效率应用,都会好很多。所以有时候大家想去复制硅谷,但发现很难,就是因为硅谷有其独特的包容文化,多样的创新思维和发展路径,以及优质的资本环境。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中国的航天领域,主要还是国家战略层面做主导,但中国的商业航天市场仍然有非常巨大的前景或潜力。我认识的很多国内的商业航天公司都很优秀,他们把技术合作整合这部分做得很好,既可以去依托于国家的力量,又能运用民营企业的灵活性去做很多创新性探索。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航天本身是一项前沿技术,现在开始有了一个加速领跑的对象。而我也相信,中国会出现很多非常优秀的商业航天企业。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好的时机。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原文标题:《专访SpaceX投资人张璐:商业航天是高风险领域,公司不能靠资本活下去|投资者说》,原文编辑|赵宇航)l4I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立场鲜明观点深刻的人工智能相关文章:
哈希力量全站严选推荐: